第一百九十三章 那个像疯子一样的剑客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一剑出,掀起千丈狂澜,言语低喝一声,用出毕生功力催动道剑,整个人飞至半空,正面与干将剑对撞在了一起,将那道恐怖的剑气拦下。

陈长空见状,有些许惊讶,没想到言语的实力竟然强成了这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恐怕是早有准备了。”干将剑的剑身微颤,剑灵也跟陈长空传音交流着。

“我跟他朝夕相处二十余年,我了解他的弱点,他自然也知晓如何克制于我,刚刚的那一剑,只怕是用了什么不得了的法门,减弱了我的剑意。”

陈长空闻言,这才注意到言语的道剑上,正闪闪发光,似乎上面刻印着某种神秘的符印,干将剑的剑意四散落在附近,立刻就会被那符印感知溶解。

“如此说来,我还真得杀了他。”

陈长空说着,望向言语的神情已经全然与之前不同,因为言语今后,或许是唯一一个能够阻拦他,成为天下剑道魁首,甚至登顶异能界至尊之位的存在,因为他知道干将剑,也就是知道自己的弱点!

——嗡!

想到这里,陈长空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握紧了干将剑,直接带着那一身令人窒息的沉重剑气冲了出去,剑尖直指言语。

而言语也是半点不惧,见到干将剑,眼珠之间只有血红之色,也是握紧道剑冲杀而来,瞬间二者便在半空中对撞,而后奋力厮杀在了一起,冰魄与厚重的剑气横飞,剑光闪耀,剑意四散,将整座天池都搅和的如同一座旋涡一般混乱。

一直在后方岩层之后疗伤的许木,此时也是被二人交战掀起的动静打断惊醒,不得已中断疗伤。

许木站起身,看着处处受限,不断被绝境中的言语,不由得心生焦急,立刻呵道:

“陈长空,你身为少年剑圣,百族之地的骄傲,为了区区一把破剑,就违背良心,行如此卑鄙之事,你真的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许木言出,如同震雷滚滚,回荡在整座瑶池仙境当中,自然也能够被外界听见。

果不其然,陈长空听见许木的话后,眼中确实闪过了一丝动摇之色,但立马却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狠厉:

“我陈长空,眼中只有大道,行的也是堂堂正正,根本不在乎世人如何看我!”

许木闻言,又是大声呵道:“堂堂正正?你敢说纣桀的死跟你没有半点干系吗,你敢说你不是听了那剑灵的话,才诱使他们来杀我的吗!”

“是又如何,我就是要得到这把剑!”陈长空说着,一剑将言语击飞老远,撞进崖壁当中,随后面色凶狠地盯着许木,“我要这把剑,而这把剑与你有仇,所以我就答应他杀了你,这有什么不对吗?”

“杀人夺宝,强取豪夺,天下江湖中人皆是如此,更何况我只是诱导,最后难道不还是我凭实力,堂堂正正的击败了你们吗!”

许木闻言,当即便呲笑出声,开口嘲讽道:

“先是让纣桀和左明秋与我拼命,消耗我的状态,然后再趁虚而入,你好一个堂堂正正!”

陈长空闻言,也是面色平静,开口回道:“这一切,只是我顺手而位,更何况,如果你的实力足够的强,像当年横扫天下的姬昌一般,又何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说到这里,我还有些后悔,其实以你的实力,是不值得让我为你做这些准备的,我就应该直接拿剑过去将你斩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

陈长空说着,而后突然发难,干将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顺着碧空斩落,天地之间成出剑势,威压恐怖。

而另一边,许木面色苍白,只能拿出那把妖精之弓,将手搭在弓弦上,随时准备把刚刚恢复了些的异能再次消耗一空。

但这时,言语却又出现了,后者轰的一声冲出了山壁,道剑剑尖托举上天的一道雷霆斩下一剑,再次将陈长空的身子逼停,二者旋即又陷入了苦战当中。

奔雷耀世,道剑符印闪烁苍茫而古老的金光,每一次的对撞之时,干将剑剑灵便会感觉到自己的灵体遭受到了恐怖的震荡,次数多了,还有了久违的死亡之感,让他心生警惕,抓紧了每一次对撞机会,去观察言语道剑上的刻痕,而只是看去,便让他这个灵体心生恐惧之感。

“那必然是道门的某种针对灵体的道法,那小子,恐怕是想像超度亡魂一般将我收纳到地狱里去!”干将剑心生恐惧,他还没有转生成人,怎么能够甘心被言语杀死,于是当即便生出了爆发剑中能量,将言语斩杀的心思。

但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却又立马被他打消了,干将剑的剑灵犹豫不决,心神涣散,他总是觉得在这方空间中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而他若是贸然动用本源剑气,就会被那恐怖的存在注意到。

到了那时候,他肯定会死。

这时,陈长空也是注意到了干将剑的异常,向后退了两步,咬牙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这瑶池仙境毕竟是禁地,父亲层多次叮嘱过我,不能在这里施展四阶段以上的能力,更不能动用领域类的异能,否则就会惹来滔天大祸!”

“我知道了。”干将剑盯着言语和许木,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明明此时,就有杀了这二人的机会,但他却碍于限制出不了手,而陈长空虽然强,但却依然久攻不下,因为言语的实力同样也很强。

“言语的剑上,刻印了太多克制我的法门,你用我与他对战,反而会有劣势。”干将剑的剑灵缓缓冷静了下来,而后叹息说道,“算了,倒也不急于这一时。”

“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在明面上挑破,你我的命运也绑在了一起,我相信你的天赋不比他们两人弱,今后我们相互扶持,有的是机会杀死他们!”

“可我不甘!”

陈长空闻言,手中的剑招便如疾风骤雨一般,再度狂暴了几分,似乎要拼尽全力将言语轰杀,但后者也是同样狂暴出剑,成千上万次的对撞之后,二者的剑都已经变得赤红无比,胜负却依然没能分得出来。

而此时,许木也抓紧时机又恢复了不少,只见他握着弓半蹲在岩石上,已经瞄准了陈长空。

“快走,今后还有机会,先晋级再说!”妖精之弓的弓弦被拉开,干将剑的剑灵立刻感知到了危险,赶紧沉声催促陈长空撤退。

bqgxsydw.com

看着处于下风,却一直不落败的言语,陈长空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他有信心,若是再能给他半个时辰,必将能够拿下言语,即便那样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但如果是面对言语加上许木的围攻,他是不可能赢得了的,那把弓射出来的箭的威力,让他很是忌惮。

“也罢,今日就先放过你们,改日我陈长空,一定会履行诺言,将你们二人斩杀!”

陈长空说着,忽然腾空跃起,站到了瑶池的边缘高台上,浑身的剑意缭绕散去,似乎放弃了对许木和言语的攻势。

“呼……”

下方,许木见状也是微微松了口气,好在陈长空没有拼尽一切死攻,不然他们就算最后能活,只怕也要落个半死的下场,日后身体能否恢复,还要看运气。

但言语,却不像许木这样想。

只见他抬头,望着高空中要离去的陈长空,眼中充满杀意,沉声暴喝道:“给我站住!”

刚要离开这座瑶池,去往第一座瑶池的陈长空一怔,寻声望下瑶池下方,却不料看见的,竟是一道蓝白色的极冰剑光。

“——铛!”

沉闷而又清脆的撞击之下,陈长空横剑格挡,但自己的身体,也被随之而来的言语用剑震到了半空之间。

陈长空望着面前杀来的言语,有些惊魂不定,错愕喝道:“你干什么!”

“我当然是要杀你!”言语说着,又是一剑砍下,道剑闪烁斑驳的符印,如同可以令邪祟亡魂往生的咒语,看的干将剑灵一阵心惊肉跳,急忙尖声叫道,“不要让我再与这把剑对撞了,会死的!”

陈长空闻言,只得横剑将言语震退,而后赶紧收回了干将剑,换回了那把无比珍贵,但却不适合他的宽大长剑。

“交出干将剑,我饶你不死!”言语没给陈长空脱身的机会,在被震退之后,又立马挥舞着道剑追了上来。

陈长空见状,咬了咬牙,没有迎上去,而是转身飞往第一座瑶池,因为他知道这一轮的时间快要到了,如果他届时不能占领一座瑶池,那他就会被淘汰,无缘四强席位和决赛!

“别废话了,我已经放过了你们,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你交出干将剑!”言语没有理会陈长空的话,依然追在身后,厉声喝道。

陈长空咬牙,极为愤怒地喝道:“你给我闭嘴,要不是因为顾忌这禁地,你早就已经死了,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我今天不杀你,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仁慈,你却还威胁我交剑,真当我陈长空不如你不成?!”

言语之间,陈长空的一只脚已经站到了第一座瑶池之上,而他后方的言语也是紧跟不舍,几乎是在他另一只脚迈上瑶池的同时,就再度斩出了一道璀璨的剑光。

“你如果真的不怕我,又何必逃跑?”

陈长空挥剑格挡,面色难看地喝道:“那是因为还有慕许,不是怕你!”

言语继续出剑,再度喝道:“现在就只有我一人了,来站吧!”

“在你不交出干将剑之前,我不可能会放你离去,除非你将我杀死!”

陈长空闻言,面部肌肉狠狠抽动了一下,面色难看地喝道:“你这个疯子,要战等会儿我陪你,这一轮的比赛时间快要结束,我要先占领瑶池,快从这里滚出去!”

言语冷笑,继续出剑,声音冰冷而充满威严,向前踏出一步道:“该滚出去的是你!”

“而且就算你滚出去了,我也会追杀出去,你一息时间不交出干将剑,我就一息时间不放过你!”

“疯子,你这个疯子!”陈长空气急败坏地吼叫着,聚集体内所有的剑气斩向言语,想要将后者逐出瑶池,但没了干将剑辅佐的他战力立马就下滑了一大截,又因为道心受损的缘故,此时再度出剑,他竟是被言语压制了!

“真是可恶!”

眼看着不敌,比赛时间又悄然快要结束,陈长空心急如焚,赶紧抓住一个机会,直接弃剑,造出一个满是浓重剑气的囚笼,试图将言语困在里面,而他自己则是又冲向了许木所在的第二处瑶池。

显然,他这是认为自己争不过言语,所以跑去找许木对战,即便杀不死后者,也能将之赶出去。

陈长空相信,不是所有人,都是像言语一样的疯子。

但想法总是美好的,还没等陈长空飞出百米,他在身后留下的剑笼,便轰然炸裂。

“——咚!”

“——哪里跑!”

言语满身是血,扛着无数足以撕裂他肌肤,伤及骨髓的剑气,再度挥舞着剑朝陈长空冲了过来。

陈长空扭过头看了言语一眼,看见这样一幕,顿时惊得心脏狂颤,他以一把剑的代价制造的剑笼,竟然就被这样破掉了,而且是以这般疯狂的方式。

他再一次低估了言语对干将剑的执着程度,后者已然疯魔,即便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杀了它!

“距离这一轮结束,还有十息时间。”

这时,虚空之中传出老者的声音,提示众人结束时间将至,而陈长空听到这话,立刻就变得心急如焚,当即便又握着剑朝言语冲了回去,厉声喝道:“给我滚开!”

“轰咔!”

他再度掏出了干将剑,不顾剑灵的哀嚎,将言语击退数十米,而后抓紧时间,不顾一切地冲向排名第一的瑶池,想要在时间结束之前将之占领,晋级四强。

但言语见到干将剑,体内却是再度爆出了惊人的剑气,他不顾一切地爆发速度,瞬间拦截在了陈长空身前,而这时候,他们二人距离瑶池的距离,仅有不到五米。

“快给我让开!”

陈长空大声咆哮着,不顾一切地挥剑撞向言语,体内所有的剑意全都释放而出,发动了最强一剑,沉重如天倾,似乎任何拦在他身前的东西,全都被劈碎。

但即便是这样,言语也还是没让。

他依旧是握紧道剑,口中念着道门法决,托举着一道天雷迎了上去。

轰咔!

两把剑相撞,产生无比恐怖的威势,而在这一瞬间,言语的剑虽然也爆发出了惊人的雷霆,但却依然抵不过干将剑的力量,道剑瞬间折断,言语自己本人,也被这一剑轰然斩落,直直坠向了大地,砸出一道巨坑。

但即便是这样,陈长空也不能算赢了。

因为他,还是被言语拦在了天池之外,在最后的十息时间里,他被爆炸的风浪冲开,没能踏上瑶池。

也就是说,他被淘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南宋第一卧底 最强狂婿 峡谷正能量 农门长姐有空间 前方高能 大奉打更人 神魔之上 异能小神农
相关推荐:
大乾第一侯我是第四军的兵极品小侯爷人皇主宰帝国时代之无上荣耀穿越大唐宋朝没事宋义隔壁住了个金龟婿将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