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宣战!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篝火中,一头沙狼被架在上面烤着,油脂不停滴落,发出“滋滋”的声响。

理查拿起匕首开始割肉,沙狼的肉质并不好,很柴,不过还是有几处地方是比较嫩的,理查将这几处位置割了下来,分别放在了小康娜和菲洛米娜面前。

小康娜已经变回了人形,因为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今天入夜起,后面就没人再追着,她也不用再继续遛人玩。

她拿出一颗药丸,将它用厚厚的肉片包裹,啃了一口。

然后,她表情凝滞住了。

烤肉的香味和难吃的药丸味道混合在一起后,变得更难吃了!

但家里猫猫教她的餐桌礼仪是,除非你确认这是毒药,否则将入口的食物吐出来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

抬头,

“咕噜”,

小康娜将嘴里的食物吞咽了下去。

“好吃么?”理查问道。

“真难吃。”

“哦,抱歉,我的厨艺肯定和卡伦没法比。”

“是药丸难吃,你们秩序神教为什么要把药丸做得这么难吃?”

“可能是因为做得难吃,就没人会偷吃了吧?”

小康娜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样觉得。”

随即,小康娜又说道:“你想尝尝么?”

“算了,我不尝,它很贵。”

“没关系。”

“不,有关系。”理查苦笑道,“这个药丸你吃了都得打瞌睡,我吃一口……可能就直接撑爆了,你明白么?”

这可是给龙族,而且是纯血龙族专门配制的药物,不,它甚至不能叫药物,应该叫生长素。

理查清楚,自己体内的小杰瑞可消受不起这个,小康娜现在变成龙能有一百多米,小杰瑞现在还没有一分米。

“普洱姐姐一直说,家里为了养我,已经不堪重负。”

理查安慰道:“你放心,她才是家里生活开支最大的那一个,你是公费。”

理查见过卡伦家那只黑猫的下午茶,哦,天呐,现在是清一色的点券料理,那杯咖啡,更是他爷爷都喝不起的价位,卡伦本人日常生活很简单,但对那只猫,是真的舍得。

小康娜摇头:“那是因为普洱姐姐对这个家做了很多贡献。”

“贡献?”

“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没有她,这个家根本没办法运转下去。”

“谁对你说的这些?”

“普洱姐姐。”

“哦,好吧,我奶奶也经常说这样的话。

所以我小时候经常认为,如果没有我奶奶,我们这些姓古曼的都得流落街头去乞讨。”

菲洛米娜在旁边安静地吃肉,不说话。

理查则主动凑了过来,问道:“你是在生卡伦的气?”

“我和他关系不一样。”

“哦,额,好吧。”理查挠了挠头。

菲洛米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我想象的是什么关系?”理查问道。

“你有事么?”

“就是担心你心情不好,对了,要不要待会儿我帮你治疗一下?”

“我没受伤。”

“不受伤也可以的,我刚学会的新能力,通过按摩的方式,可以有效缓解肌肉和灵魂的疲劳感。”

“你怎么去学这个?”

理查摊开手:“我学什么东西并不是由自己控制的,而是取决于我爸的皮带往哪里抽。”

在菲洛米娜面前,理查已经不在乎自己在家经常被揍的这件事了,因为养伤期间菲洛米娜来家里看过他好几次。

最重要的是,理查也知道菲洛米娜经常被自己奶奶打,大家算是“打友”。

“不了,不用。”

“你不好意思?”

“有时候疲劳度测试,也是一种特训。”

“哦,好的,你对自己的要求可真严格,你知道么,在遇到你们,不,确切的说,在遇到卡伦之前,我对自己其实没什么要求,我一直活得挺开心的。”

“现在不开心么?”

“是不一样的开心,在小时候可以无忧无虑地玩,在成年后又能找到一群朋友一起玩,我一直觉得自己被卷顾着,嘿嘿,尤其是自从遇到卡伦后。”

菲洛米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童年。”

“这没关系,以后你给你自己孩子一个好的童年就好了,就当是给自己的补偿。”

小康娜刚吞下去一颗药丸,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问道:“理查,你是在求偶么?”

“额,什么?”

“和一个异性聊起孩子,不就是希望和她产生交配行为繁衍后代么?”

“没有啊,我们人类比较虚伪,不会这么直接。”

“哦,好吧。”

小康娜躺了下去,说道:“我睡了,你们如果想交配的话,不用在意我。”

“这孩子是越来越开朗了。”理查笑着说道,还记得卡伦刚把她带回来时,她基本不会和外人说话,天天在家里学猫叫。

菲洛米娜说道:“越来越像那只黑猫了。”

刚刚那种调侃,很有那只黑猫的风格。

“吃好了么,你也休息吧。”理查说道。

“你睡吧,我守夜。”

“不用。”理查伸手戳了戳自己的额头,“小杰瑞会负责守夜,它的探查范围真的很广。”

“为什么我觉得它最近进化得这么快?”

菲洛米娜感知到,这段时间理查觉醒的新能力,有些太多了,这里面不仅是父爱的原因。

“尼奥部长曾给了我一份很详细的饲养手册,对我和小杰瑞的帮助很大。”

“原来是这样。”

“可惜,尼奥部长现在人已经不在了,唉。”

菲洛米娜没说话,因为她清楚尼奥还活着。

理查误以为菲洛米娜也在默哀,马上活跃气氛道:

“其实也挺好的,我知道尼奥部长生前欠下了好多笔高利贷,有两家我们约克城黑市上的小财会因为他的死直接破产了。”

……

“大家休息吧,天亮后,援军就会到来,我们就能被接出去了。”

地缝中,兰戈对所有人说着话。

是他发现的这处地缝,是他作为组织者在这个时候将大家伙呼唤了过来,这个时候,大家也都默认了他暂时领头人的位置。

不过,倒是真没几个人愿意休息,绝大部分人脸上还带着愤愤不平的神色。

是啊,原本是一场很欢欣的狩猎,在出发前,谁能想到结局居然是这样。

作为追杀的一方,在追杀猎物时,自己这边以惊人的速度折损了一半。

都是各教的优秀年轻人,心高气傲,再加上卡伦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大,甚至还没他们大,结果被反击成这样,真的是没脸。

其实,这倒是他们错怪卡伦了,卡伦和菲洛米娜猎的头只是少数,绝大部分都被达利温罗和兰戈这种自己人给偷袭掉了。

“我这里有一些精力补充和治伤的药剂,你们谁有需要,我分给你们。”

兰戈开始一个一个地询问情况。

有人要了,但大部分都没要,而且就算是要了的,也不会真的喝下去,必要的提防意识他们还是有的。

但他们不会料到的是,兰戈每经过一个人身边,做询问时,都会在原地留下精确的坐标,为待会儿接下来发动阵法做最后的准备。

等兰戈走到达利温罗面前时,他笑着问道:“你要么?”

达利温罗反问道:“作为生命信徒,要你的药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药剂学一直是生命神教的骄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高端药剂学基本都被生命神教所垄断,各教有需要时,都需要向生命神教进行采购。

哪怕秩序大祭祀布达拉斯携战胜光明的余威迫使生命神教公开了很多禁地以及专利,但生命信徒依旧认为,自家的药剂才是整个教会圈最好的,哪怕技术壁垒没有了,但里面所凝聚的工匠精神,也是独一无二的。

“怕你用光了。”兰戈解释道。

达利温罗摇了摇头:“我用不着了。”

兰戈点点头,起身离开去下一个人那里。

达利温罗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使用探查术法扫看一下自己的周围。

等兰戈走完一圈后,他坐了下来。

没有高调地宣称,也没有铺垫,只是简单地举起手,捏碎了一颗魂珠。

“啪!”的一声,阵法启动,一束束灰色的光芒照射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上,刹那间,他们的灵魂都被拘禁。

这看似很轻松很简单,甚至有点儿戏,事实上却又显得很正常,因为兰戈利用了“自己人”的身份,几乎是将枪口一个个地抵在了这些人的脑门上,要是再发生什么意外,才叫意外。

达利温罗额头上也有一束光,他先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四周,见其他人都一动不动,他也跟着不动了,心道:

“哈,真的是少个东西还能少个破绽,没灵魂的感觉好像也没那么糟。”

兰戈拍了拍手,站起身,对于自己的成功,他也没太多可骄傲的,毕竟年纪摆在这里,不可能学着年轻人的样子握拳再蹦跶一下。

他走向达利温罗,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位生命信徒到底和卡伦达成了什么协定。

可刚走到一半,他就停住了,因为他感知到地缝入口处有人来了。

兰戈转身,离开了这里,出现在了入口处,在那里站着一个人,正是卡伦。

“卡伦部长,你可真守时。”

卡伦回应道:“希望你也是。”

“当然,我已经完成了,那些愚蠢的小家伙现在都安静地坐在原地,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他们的人头一颗颗地摘下来,简单得,就如同摘棉花。”

“我原本以为你会把人头垒起来,我可以直接拿走。”

“你希望这样么?”兰戈耸了耸肩,“看来是我会错了意,我原本以为你会喜欢作为胜利者亲自收获果实的快感。”

“你去摘吧,我在这里等着。”

兰戈干脆挑明了:“卡伦部长,你是怕我对你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么,所以才不愿意进入这地缝?你是不相信我?”

“是的,我不相信你。”

“我喜欢这种交流方式。”兰戈看了看四周,“可是,卡伦部长,你是否清楚,我所布置的法阵,不仅仅是在地缝里面,外面其实也有?”

“我清楚,我进来前破开它了,动作轻了点,你没察觉到而已。”

兰戈:“……”

兰戈面露苦笑:“你可真谨慎,不过,我知道你擅长阵法,但不知道你居然这么精通。”

“不是精通,轮回之门内的世界在某些方面发展很是滞后,你所擅长的阵法,在当代,几乎成了范本原题,解起来,并不算麻烦。”

“哦,原来是这样。”

卡伦指了指里面,问道:“怎么,你还不去么?”

“我在犹豫。”兰戈坦白了,“你知道的,在这里,我能多拥有一份自信,或许,我可以更贪心一点。”

“贪心什么?”

“你说过的,我这具身体限制了我的实力发挥,确实是这样,没错,但这已经是我当时条件下能找寻到的最适合的身体。

但卡伦部长你,你的身体……

以前见面时,我就察觉到了你身体的不一般,很纯澈,很干净;这一次再见到你,我发现你的身体,更让人迷恋了。

你知道么,卡伦部长,任何灵魂生物,都很难不对你的身体动心,也就是你现在位置起来了,如果你现在只是一个神仆,怕是也会被你们秩序神教的某个高层选做试验品的容器……

哦不,就算是现在,你其实也可以去竞争成为神子的传承者!”

卡伦问道:“你是想要我的身体?”

“我不掩饰,我是真的垂涎。”

卡伦张开双臂,说道:“如果你想要,我可以不做防御,你尽可以把你强大的灵魂力量冲进我的身体。”

“不,我不敢,我贪心,但我面对你时,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卡伦催促道:“请你快点下决定。”

兰戈眼睛眯了眯。

地缝内,那处阵法还在进行着运转,灵魂力量被从这些年轻人身上抽取出来,汇聚到了先前兰戈所坐的位置。

此时,兰戈等于可以拥有这么多优秀年轻人的灵魂为他打工,承担消耗,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实力以及生存能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幅。

因为底牌多了,所以心思也就多了。

达利温罗站起身,走到阵法枢纽位置,他拍了拍自己的光头,他不是太懂阵法,但还好,问题不大,不懂阵法也能一棒子拍烂它。

外面,兰戈似乎下定了决心,他举起双手:“我这就去为你取人头,卡伦部长。”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卡伦问道:“你考虑好了?”

“考虑好了,我怕了,哈哈哈,会不会显得我很没出息?”

卡伦摇了摇头:“还好,只是略微有点失望。”

兰戈转身,向里走去。

而在他转身的瞬间,卡伦眼里流露出一抹如释重负。

很隐秘的情绪展露,尽可能地做到了遮掩,完全是下意识地内心反应。

但强大灵魂体的能力就是感知,兰戈的“视线”,并不完全靠他的眼睛。

他捕捉到了,这一刻,他几乎确定,卡伦就是在“虚张声势”!

兰戈又是一个转身,直面卡伦,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卡伦目光一凝,随即身体肌肉和表情都快速放松,笑道:“怎么,你又反悔了?”

说着,卡伦再次张开双臂,催促道:“算了,你还是来吧,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到时候心里会一直怄气,影响自己的生活品质。”

兰戈的内心开始咆孝:我在这里拥有实力增幅,在这个范围内,我一定能压制住他!

“唉……”

兰戈举起手,

然后,

“啪!”

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自己脸上。

他说道:“卡伦部长,你进过轮回之门,应该清楚,门内的世界不比外面安逸,反而竞争更为激烈残酷。”

“嗯,是的,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拿出你残酷的一面就好。”

“不,我的意思是,我能活到现在,能在门内轮回神教里爬上高位,能趁着那次机会走出轮回之门来到现实,有些时候,不是靠我的勇敢,而是靠我的胆怯。

我不确定刚刚我转过身时,你眼里的那抹神情到底是不是你故意,但我……呵呵,我真的怕了,我就是一条活得时间比较长的老鼠。

另外,再告诉你一件好消息,在追杀游戏的这几天里,沙漠叛军对荒漠诸个圣地开展了一系列有效攻势,各个正统神教在荒漠神教内以前安插的棋子,也在这期间发挥了巨大作用。

除了麦启娜圣地外,还有3处圣地被攻破,你所在的调查团,是最后一批到达的,还有之前三批次的秩序调查团,当时都在这被攻破的3处圣地内。

所以,除了一些小鱼可以逃脱突围,整个秩序调查团,基本上都在这几天的行动中被覆灭。

各大正统神教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这种极端手段,迫使秩序神教亲自下场。”

荒漠神教原本就只是个大型神教,现在,不仅遭遇了内乱,还同时面对一整群正统神教的联合使坏,局面的崩盘,几乎是必然的。

各大神教互相掺沙子几乎是一种常规操作,连秩序神教自己内部也经常出现卧底奸细的事件,荒漠神教本就千疮百孔了,再被来了一出内奸爆发,台子,一下子就散了。

原本的沙漠叛军,现在手里头掌握的主要圣地数目已经超过了荒漠,就如同一个国家的内战,叛军几乎拿下了大部分的主要城市。

那么接下来如果没有外部力量强势介入,那么原本的平叛的政府军很可能会沦落成要被剿灭的“余孽”。

兰戈弯腰,对卡伦行礼:

“恭喜您,卡伦部长,在这种背景下,当您提着几十颗人头出现在秩序的视野里时,您的风光,将无可比拟!”

“我并不觉得这算什么好消息,虽然我确实会因此受益。”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们在谈判桌前见面,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面子。”

“所以,人情,是打算用在这里么?”

“算是吧。”

“那你想多了。”

“嗯?”

“轰!”

一声来自灵魂层面的强烈震动传来,兰戈一脸骇然地回头看向地缝处。

“啊~为什么我现在还会困啊,不对,我现在不困才是奇迹,原本我早该长眠了的。”

达利温罗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了出来,他对卡伦汇报道:“阵法中枢被我砸烂了,那些被拘禁住灵魂的家伙,灵魂全部被波及湮灭掉了,但尸体保存完好。”

说完,达利温罗举起自己的树苗,对兰戈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势。

“你是怎么做到的?”兰戈很是疑惑,他确定当时阵法效果覆盖在了达利温罗身上,其灵魂肯定被拘禁了!

“我想,这应该是生命的奇迹。”达利温罗扭了扭脖子,“还有,你现在居然还有这种求知欲,我是没想到的。”

“为什么不能有,我们是一起的。”兰戈理所当然地说着,然后,看向卡伦。

失去了阵法加持,再面对这两个人的夹击,他知道,自己的局面很糟。

卡伦对兰戈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

“啊,好的,谢谢。”兰戈马上点头,地缝里的东西也不拿了,直接向外走去。

卡伦又说道:“人情,不欠了。”

“当然,当然,不欠了,不欠了。”

等兰戈离开后,达利温罗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留下他?”

“他毕竟帮了这么大的忙,再者,他忍住了,没犯错。”

达利温罗恍然:“哦,我知道了,这才是真正的得体。”

卡伦摇头:“荒漠的各处圣地都被叛军攻破了,我们现在距离安全区域的距离又被拉远了,在这个时候,我不想受伤,为了一颗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人头。”

“我是跟着你回去么?”达利温罗问道。

“难道你想回生命神教给我做卧底?”

“可以倒是可以……”

“你现在没有灵魂,在神教内会很容易被发现,最重要的是,我不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跑去生命神教去给你充能。”

“好的,那我接下来换个神袍,再用个面具,需不需要戴假发?”

“我建议不用,我家里养的那条狗看见你这颗光头应该会有亲切感。”

达利温罗当即有些委屈道:“你不能这样,我是成为了您的秩序骑士,但也不该这样侮辱我吧?您这样说话,真的是太……”

“我家那条狗叫拉涅达尔,上个纪元被秩序判定的邪神。”

“……太得体了!”

切割、整理、打包后,人头数目很多,但好在,和理查他们汇合后,有小骨龙做托运。

在荒漠经过一番疾驰和寻觅后,卡伦等人终于找到了那处秩序秘密联络点,和秩序神教取得了联系,确切的说,是和秩序之鞭取得了联系。

秩序神教办公神殿。

大祭祀诺顿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支于身前,面前茶几上摆着一个烟灰缸,上面架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雪茄。

在下方,有8排座位,坐着的分别是神教各个系统的相关负责人,有人神情澹然,有人则神情忐忑。

大家都知道,大祭祀刚刚结束了教廷最高层的圆桌会议,而那场会议上,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议题,就是荒漠事件。

“特森西那,阿维罗蒂,帕库尔。”

三位被点到名字的马上起身离座,面向大祭祀。

他们三人,是负责荒漠神教事务的相关负责人。

“我给你们挑选了三个开拓空间的领导工作,明天就去述职吧,那里需要你们。”

三人齐声道:

“是,大祭祀。”

这三个人,离开这座办公神殿,那绝对是秩序神教的高层大老人物,但他们的仕途命运,被大祭祀一句话就决定了。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大祭祀现在对教廷的掌控力度到底有多大,权力的大小,一个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人事任免,而这也最容易牵扯到各方派系的神经。

如果是上任大祭祀拉斯玛,想要带惩罚性调职这其中一位,还得拿到圆桌会议上去走流程,甚至还要听一听神殿的意见,现在,则不用了。

外面已经有传言,说诺顿大祭祀现在是继一千多年前布达拉斯之后,第二个拥有这种强大权柄的大祭祀。

大祭祀拿起雪茄,抽了一口,吐出烟圈后,开口道:

“荒漠的事,丢人丢大了。”

三位枢机主教带头起身,其他各个系统负责人也跟着起身,正准备集体请罪。

大祭祀摆了摆雪茄,说道:“省去流程,说说怎么补救吧。”

三位枢机主教互相看了看,又都坐下了,后面各个负责人也都坐下了。

这时,执鞭人弗登特意看向宣传部的一位部长,那是秩序神教宣传系统的排行第三的人物,专门负责对教内的舆论宣传工作。

在进入会议厅之前,弗登刚刚收到了来自自家秩序之鞭系统的一则消息,消息给执鞭人都看震惊了,第一反应这是不是一个假消息,结果看到人物署名以及战利品列表后,马上就确认了这则消息的真实性。

很多东西都能作假,但人头,总不可能作假吧,那些被割了人头的人,随便发动情报网络去查一查就知道他们是否还会在各自神教内出现了。

而且,人头即将传送过来,他最晚傍晚就能亲眼看见那些人头。

纳吉尔收到了弗登的目光提醒,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道:

“大祭祀,刚收到一则消息,由各大神教年轻人组成的一个观摩团,在追杀我调查团一名成员时,被全部反杀,我认为接下来在对教内公布我教在荒漠的失利时,可以着重对这一战绩进行宣传,以抵消教内负面影响。”

一名成员指的是卡伦,至于菲洛米娜和理查是随员,所以在报告中,他们暂且不算人。

“是谁?”

“卡伦.席尔瓦,约克城大区秩序之鞭执法部部长,他是本次调查团成员之一,属于最后一批进入麦启娜圣地调查团序列。”

“卡伦.席尔瓦?”大祭祀笑了笑,将雪茄放下来,“我记得他,弗登。”

弗登马上站起身,说道:“他是我秩序之鞭着重培养的年轻人,之前维恩神性污染事件中,他亲自带团下污染地洞带出了污染区域的神器;现在,原约克城大区秩序之鞭持鞭人因故要暂时脱离工作岗位,我们已经决意让卡伦来接替持鞭人的位置。”

特意把后面一件事加进来,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在论功行赏时的起点就不一样了,弗登的意思很简单,那个叫卡伦的年轻人已经是下一任区长了,奖赏方面,自然得提高规格。

当然,他特意把卡伦这件事提出来,可不是单纯为了提携卡伦。

大祭祀点了点头:“他倒是为我教挣回了些许颜面,这样的年轻人,就不用太在意年纪了,有些人平时自诩老持慎重,遇到事时反而手忙脚乱。”

弗登开口道:“大祭祀,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重新构建我教在荒漠的情报体系,这次,就是情报工作做得不到位才导致的状况,我认为,对外,尤其是对重点敏感区域的情报工作,应该要放弃过去习惯的多部门联合的方式,因为这不仅会导致责任功能重叠,还容易泄密。”

大祭祀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接管?”

弗登马上回应道:“是,秩序之鞭愿意负责荒漠情报系统的重建工作,绝不会让类似的事再次发生。”

“瞧瞧,你们瞧瞧,他的狗尾巴露出来了。”大祭祀笑着说道。

下方众多大人也都配合地发出了笑声;

执鞭人弗登也配合地露出了小心思被看出来的些许腼腆。

只有在这里,在大祭祀面前,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冰山大人物,才会恢复这种市井生活气息。

“所以啊,到底是手下出了能做事的能人,说话才能这么硬气,你们啊,以后也多学学,要讨好处前,先拿出点成绩摆上来让大家看看。

弗登,重建荒漠情报系统的事,就交给秩序之鞭了。”

“是,属下遵命!”

大祭祀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下方所有人跟着一起调整了一下。

“圆桌会议上,长老们的意见分歧很大,有主张要开战的,也有说这分明是我秩序和光明当年抗衡的旧事,是一个坑,可不能往里跳的。

你们呢,是个什么看法?”

暂时,没人敢起身说话,因为大家还不确定大祭祀的想法。

这时,负责对外战争权责的枢机主教克雷德站起身,开口道:“大祭祀,我认为不管怎样,我教都不能坐视沙漠在其他教会的暗中支持下,完全取代荒漠。”

他的话语说出来后,所有人纷纷像是吃了颗定心丸,马上起身发表自己的强硬看法,议事厅里,像是有一群老鹰在飞舞。

因为大家都明白,克雷德说的,肯定是大祭祀的想法。

大祭祀将雪茄放了下来,说道: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很清楚。

前不久,我们不是才出台了一项最新动员机制改革方桉么,是时候全面推广下去了。”

这时,弗登站起身说道:“大祭祀,约克城大区持鞭人提交了一份新的改革方桉,我看过后回复了过于大胆激进。但现在看来,寻常温和的方式,可能很难满足现在的形势了。”

“激进的方桉么,又是约克城大区提出的?”

“是的,毕竟,约克城大区一直是我秩序之鞭改革的率先示范区,如果这项改革方桉实施的话,那接下来的具体执行人,就是卡伦了,他现在人还在荒漠我们的一个联络点,等他回来后,就会接任大区持鞭人的位置。”

大祭祀点了点头,说道:“激进的改革就该由激进的年轻人去尝试,先让他做吧,你们盯着点,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再叫停就是了。”

“是,大祭祀。”

执鞭人坐了下来,周围不少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充满了嫉妒,毕竟他今天利用一个系统下面年轻人的功绩,直接为自己本系统捞取到了两项大好处。

一个是秩序之鞭摆脱只对内监管的惯性,开始正式对外发展;另一个则是这项改革,可以继续强化秩序之鞭在教内的影响力。

那项激进方桉弗登亲自看过了,这哪里是激进的方桉,明明是方桉的激进。

也就是提交这份方桉的区长还是神子的妻子,否则一般的区长根本就不敢把这种东西往上提交。

大祭祀伸手,轻轻敲了敲桌面,议事厅瞬间安静下来。

“我宣布,我教将正式介入荒漠内战。

他们不是想要给我教放血么?

好,

那我们,就拿他们来练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神魔之上 峡谷正能量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农门长姐有空间 前方高能 南宋第一卧底 大奉打更人 异能小神农 最强狂婿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作者纯洁滴小龙其他书: 魔临 深夜书屋 恐怖网文 恐怖广播 杀戮沸腾
相关推荐:
绑定国运:扮演首席刺客,队友狐妖涂涂山月不知心底事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我在回忆里等你主播!住嘴!灭绝生物不能吃!梦幻西游之重返2005锦桐捉妖人的异界双生历险我们的MOBA人生LOL之王者无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