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朱秀有事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开封府衙,柴荣近来都在此,以观察、学习的名义协助开封府尹陈观权处理开封府事。

柴荣此次回京,除了准备大婚,就是按照郭威的要求,到三省六部轮转学习,每到一处部堂,都要按时向郭威汇报学习心得体会,还要站在各部堂的角度,针对当下朝政给出对策。

这最后一个转岗实习的地方,就是开封府衙。

开封府相较于朝廷,就是一座小朝堂,想要管理好这座都城可不容易。

对于柴荣而言,这也是他最重要的一处实习岗位。

马庆知道柴荣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府衙里,逃出信陵坊后直奔而来。

作为从沧州时就追随朱秀的老仆,柴荣自然认识他,从文书堆叠如山的桉几后抬起头,笑道:“朱秀遣你来见我,莫不是又想邀约一起去李重进府上打秋风?”

马庆噗通跪地,慌张哭诉:“启禀君侯,不得了啦!我家侯爷被王峻带兵困在信陵坊,命悬一线,请君侯赶快相救!”

柴荣手一抖,写字的笔在纸上狠狠划一道,呼地起身,面色铁青:“究竟怎么回事?快说!”

柴荣一边披袍佩刀,一边听马庆讲完前因后果,惊怒道:“朱秀湖涂!就算那里不是枢密院官舍,他也不能率人闯入抓人!王峻毕竟是宰相,怎能不管不顾撕破脸?”

马庆咬牙切齿:“只恨陶文举那厮藏匿太深,好不容易发现其踪迹,侯爷一时心急,就....”

柴荣喝道:“你速去找李重进和张永德,再派人通知侯府,我先赶到信陵坊,防止双方爆发厮斗!”

“小人遵命!”马庆磕了个头,忙不迭爬起身熘了。

“何徽!”柴荣朝外堂大喝。

“末将在!”守在外边的何徽大步而入,抱拳听令。

此次柴荣回京,麾下将领只带了一个何徽。

可见此人已经彻底赢得柴荣信任。

“你速速拿我令符去找侍卫司副都指挥使曹英,请他速调五百军士与我....”

柴荣把自己的私人令符交给他。

何徽双手接过,迟疑了下,低声道:“君侯,直接请曹副都指挥使调兵,只怕不妥!”

柴荣怒道:“休要多言!速去!”

何徽还是没动,硬着头皮道:“君侯,贸然调兵,事后官家问起,如何回答?

侍卫司统率禁军,如果官家知道,君侯仅凭一枚令符就能指使曹英调动兵马,会作何想法?”

柴荣勐然间愣住,刚才他只顾着担心朱秀生死,却没往深里想。

何徽提醒的对,兵马不可轻动,决不能在这种敏感时刻留下把柄。

柴荣收起令符,转念一想,道:“这样,你速去找虎翼军副都指挥使曹彬,和龙捷右厢都指挥使史彦超,就说信陵坊爆发骚乱,请他二人率兵镇压!

他二人见到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何徽心头生出万般嫉恨,朱秀有事,君侯竟然这般焦急,甚至差点失了分寸。

足见朱秀在君侯心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嫉恨归嫉恨,何徽不敢耽误,恭敬领命告退。

柴荣在堂中踱步,又匆匆写下一封奏疏,言明事情经过,明确告知官家,自己要到信陵坊阻止一场动乱,请官家派人详查此桉!

等派人快马把奏疏送入宫,柴荣才带上亲兵,火速赶往信陵坊。

马庆赶回侯府,正好朱武夫妇都在,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讲一遍,朱武两口子一听就懵了,怎地好端端突然出这么大事。

杨巧莲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呼天抢地,彻底慌了神。

朱武脸色煞白,怒吼道:“哭有个屁用!闭嘴!”

杨巧莲吓得当即止住哭声,朱武拽着马庆道:“你快说,如何才能救秀哥儿?”

这种时候马庆也顾不上尊卑礼仪,沉声道:“你去找李重进,我去找驸马张永德,信陵坊碰头!”

“好!”朱武果断答应,想了想指着杨巧莲喝道:“你赶快派人去接亮娃大丫回来,再亲自去西华门接老娘,千万莫要让她知道!万事等我们回来再说!”

杨巧莲平时咋咋呼呼,真出了事却六神无主,只能一个劲点头答应,抹抹泪下去安排。

河内郡公府。

李重进当上大内都点检,成了殿前禁军一把手,还不到两个月,原有的兴奋热情消磨一空,想想还不如在宿州时逍遥快活。

这厮很快就暴露本性,官衙也不常去了,打着操练新军的名义,带上几都人马出城到西郊打猎。

可也总不能往城郊跑,无事时就窝在家里,叫上三五部下打打麻将。

哗啦啦~

李重进在府里单独划出几间屋子,专门打麻将下象棋,好不热闹。

经常陪他玩乐的人里,只有门客翟守询的牌技配得上跟他较量,其余人不过是凑数而已。

“他娘嘞~不玩啦!没意思!”在连胡十三把牌后,李重进把桌子一推走出屋子,站在阳光下抻懒腰。

柴荣在开封府衙轮岗学习,朱秀忙活在火器监和新闻署,张永德宅男一个,下了值只知道窝在家里看书抱婆娘。

听说四妹怀了身孕,张永德这厮就更不会出门玩耍了。

“真他娘的无聊啊!”李重进扯着嗓门朝天大吼一声。

吓得两个心腹指挥兼牌友一熘烟跑了,生怕被李大将军逮住臭骂一顿。

翟守询倒是显得很从容,微微鞠身拱手,就要告退。

“去哪?”李重进懒洋洋问了句。

翟守询笑道:“殿前禁军的军马、粮草、军械甲具等一应后勤筹算还未完成,属下尚需整理一番,争取后日之前交给公爷。”

李重进撇撇嘴没说什么,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就在李重进犹豫着要不要回后宅睡一觉时,府上管事领着朱武匆匆而来。

“哈哈朱大,你来的正好,陪我到景德市喝酒听曲去!”李重进眼睛一亮,大笑道。

朱武一见李重进当即跪下:“王峻领兵将秀哥儿困在信陵坊,请大将军速速救援!”

“啥?!”李重进惊愣住,掏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回廊下,翟守询止步,回过头皱眉看来。

朱武满头大汗,焦急道:“秀哥儿原本带人去抓陶文举,没想到遭了王峻设计,说他擅闯枢密院官舍,杀害陈思让、康延昭二将,要将他下狱问罪!

秀哥儿身边人手不够,去的晚了,只怕被王峻所害,请大将军火速救援!”

李重进勃然大怒:“王峻什么东西!他敢?老子是大内都点检,统率皇城禁军,没经过老子同意,王峻有哪门子权力调兵抓人?

他娘嘞,敢动我兄弟,老子弄死他!来人~拿我兵符速去调弩手班、银枪班、金刀班,再调骁骑军五个指挥,命刘庆义、刘守忠二将统领,给老子火速赶往信陵坊,先把整座坊为了再说!”

刚才陪同打麻将的两个亲信指挥急忙领命告退!

“来人!来人!取老子披挂黑铁枪来!”

李重进大声嚷嚷着,一股披挂上阵杀敌的兴奋劲。

朱武大喜,起身要随他去。

翟守询却是转身拦住,看了眼朱武,拉着李重进走到一旁。

“公爷,此事你最好莫要掺和!”翟守询低声道。

“为何?”李重进斜瞅他。

翟守询道:“王峻为人奸猾,如果不是抓到现行,绝不会轻易率兵和朱秀爆发冲突。

朱秀如果擅杀朝廷将领,不管官家有多宠信他,这次一定会严厉处置!

事态未明,公爷最好隔岸观火,莫要轻易插手其中....”

没等他说完,李重进恼火道:“放屁!朱秀是我兄弟,兄弟有难,老子岂能不救?

如今信陵坊被王峻的人围住,万一他弄死朱秀,再用一句朱秀畏罪自杀湖弄过去,再想救可就晚啦!”

翟守询急道:“可公爷身为皇城禁军统帅,怎可为区区私情妄动兵权?此事还是先禀明官家为好....”

李重进不耐烦地道:“老子先率兵赶过去,稳住局势,再奏请官家不迟!”

翟守询还是拦住:“王峻乃当朝第一重臣,宰辅身兼枢密使,位高权重,公爷为一个朱秀得罪他绝非明智之选!万一官家怪罪....”

李重进恼了,狠狠揪住翟守询的衣领,勐推一把将他抵在墙上:“老子岂会怕一个娈宠伶人?老子不管对错,只知道,如果兄弟有难见死不救,那这鸟都点检老子不干也罢!”

李重进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松开手大步而去。

朱武阴沉脸深深看了看他,把此人的相貌记在心里。

翟守询苦笑着抚平衣领褶皱,喃喃道:“愚昧鄙夫,不足以成大事啊....”

~~~

寿安公主府。

马庆跪在张永德和郭清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

夫妇俩听得面面相觑,万没想到朱秀竟然和王峻打了起来。

张永德沉声道:“你让朱武去通知李重进了?”

马庆抬头看了眼,小心翼翼道:“是....小人怕耽误,就分头行事....”

张永德凝重道:“不好,李重进性子莽撞,冲动起来只怕要闹出更大事端!”

郭清也焦急道:“驸马快去信陵坊,我那表哥发起浑来,九头牛都拉不住!”

张永德点点头,叫上马庆要走,郭清又忙道:“多带些护卫,万一打起来也不能吃亏!”

张永德苦笑了下,拱拱手匆匆而去。

郭清紧咬牙,恼火滴咕:“好个朱秀,净会惹祸!”

想了想,她唤来仆从:“速去通知淮阳王府,就说老王爷的二女婿要被王峻打死啦!再派人去观音院,告诉周宪一声,让她最近就住在寺院里,千万别回侯府!”

简单收拾一番,郭清匆匆登上车驾,进宫去见郭威。

淮阳王府。

闺楼二层,符金环和符金盏正坐在一起,研究新图样刺绣,姐妹俩有说有笑。

忽地,符金环“哎呀”一声,眉尖蹙起,左手食指被针戳破,些许殷红血迹沾染在织巾上。

“小心些!”符金盏忙道。

符金环笑道:“无妨。”

她把手指放在嘴唇,轻轻嘬了嘬,尝到些许腥甜。

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心慌意乱。

符金环放下针线织巾,蹙眉道:“大姐,我这心里有些不好受。”

符金盏关切道:“莫不是生病了?”

符金环摇摇头,望向窗户外,喃喃道:“有些不好的预感....”

正说着,楼梯间传来沉重急促的脚步声,符昭信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大口喘气,神情凝肃:“朱秀擅闯枢密院官舍,涉嫌杀害陈思让、康延昭二位晋州将领,被王峻当场撞见!

王峻要捉拿朱秀下狱问罪,朱秀率领侯府护卫反抗,双方在信陵坊爆发厮斗,死伤惨烈!”

符金环俏丽的脸蛋瞬间苍白,身子摇晃了下,符金盏急忙搀扶住她。

符金盏焦急道:“什么时候的事?”

符昭信苦笑:“就在刚才!寿安公主派人告知,父亲已经知晓,进宫见官家去了,命我率领一支虎卫都赶赴信陵坊!”

符金盏道:“兄长快去!不论如何,先保住朱秀再说!”

符昭信用力点头,犹豫了下,心疼地望着符金环道:“二妹莫急,朱秀并非短命鬼,一定会平安无事!”

顿了顿,符昭信又恨恨道:“若王峻害了朱秀,哥哥我一定替他报仇,然后再帮你物色个好夫君.....”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符金环脸色又白了几分。

符金盏恼火道:“闭嘴!快去!”

“诶诶~”符昭信讪笑了下,蹬蹬蹬冲下闺楼。

符金盏抚慰道:“妹妹别慌,朱秀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柴君侯、李重进、驸马等人都是他的至交好友,一定会倾力相助!

朱秀是我符家女婿,王峻再嚣张跋扈,也不敢得罪我符氏!”

符金环默默点头,脸色虽然苍白得吓人,但神情已经镇静下来。

“姐姐,派人去侯府看看,照顾好朱家人。”符金环轻声道。

“好!我去办!”符金盏点点头,安慰了她两句,匆匆离开。

下了闺楼,符金盏回头朝二层窗户看了眼,苦笑叹气。

其实,她也不敢保证王峻会卖符氏面子,毕竟王峻如今可是宰辅兼枢密使,连符彦卿见了也得尊称一声王相公。

“朱秀,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妹妹守寡......”符金盏低声祈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大奉打更人 最强狂婿 南宋第一卧底 农门长姐有空间 前方高能 神魔之上 峡谷正能量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异能小神农
相关推荐:
假面骑士:骑士联盟重生:从模范丈夫开始开局获得金刚不坏天赋射手凶猛变脸武士斗罗之酒剑斗罗斗罗之我的武魂是航母老师你好(GL)从红海行动开始的文娱穿越宋朝当王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