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躲避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那汉子其实字字听地清楚,但见周行这话说的是给自己听的,觉得这个剑客行事光明磊落,确是难

得一交的朋友,对他也十分的有好感。汉子打量了一番梅寒月,一身紫衣,一副沉鱼落燕之容,真的

是个绝色美人!想必是一对年轻卷侣行走江湖来了,那汉子这样想着,不禁羡慕的说道:“周少侠,

这位可是尊夫人?两位年少夫妻,郎才女貌,可真羡杀我这个老匹夫啦。”说罢,大喝了一口老酒。

周行听了,似乎被说中心事一般,顿时脸上通红,如同火烧,忙解释道:“不,这……这位梅姑娘

和在下只是萍水相逢,兄台可千万别误会。”说完,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其实自己内心还真有那样的

想法。梅寒月抬头侧目,看着周行,心想,他若不解释,也许我也认了呢?

汉子听完,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我上官远生性鲁钝,看走眼是常有之事,失言之处还请老弟

莫怪。啊,两位身上都淋了些雨。快到火堆旁烤烤火吧,要是受了风寒就不好了。”这笑声爽朗无

比,满是洒脱之感,说着摆手示意两人坐下烤火。周行说道:“那在下就不客气了。”说罢,放下

剑匣,就此坐下。梅寒月其实一直未说话,只是在观察洞内情况,见都官兵模样,看了镖车,想来是

京城的皇镖队伍,跟高世津没有关系,而这为首的汉子确实也爽朗的紧,自己的戒备也就放下了,因

而挨着周行坐了下来,寒暄道:“原来是上官兄,在下梅寒月,瞧上官兄一身武装打扮,可是官府

中人?”

上官远歉意的答道:“上官远心太粗,刚才一直记着和周兄弟交谈,都忘了自报姓名,实在歉意。”

周行和梅寒月示意无妨,上官远继续道:“正是。”接着喝了口酒笑道:“不过我上官远最是厌恶

官场中那些陋习架子,两位不需拘束,就当我是个寻常鄙野匹夫罢了。哈哈哈哈!”

周行微笑答道:“哪里,上官兄豪爽得紧,心无城府,乃是性情中人,在下极是欣赏。”

喔?那真是好极了。既然周少侠与我义气相投,眼下无事,先来喝个两杯如何?”上官远喜道。

说罢上官远拿起一壶酒抛了过去,周行接了,与上官远碰杯,大喝了一口,上官远哈哈大笑,道:

“周兄弟好酒量,这酒一个人喝实在闷的很,今天能碰到周兄弟真是高兴的很呐!”

“难道遇见我便不开心不成?”梅寒月俏皮的说道,上官远答道:“哪里,哪里,遇见梅姑娘,我上

官远自然也是高兴的,在下嘴拙,喝酒赔罪。”说完,端起酒壶便喝,“慢着,上官兄刚说一人喝酒

闷的很,怎的又是一人独饮,难道以为寒月我不会喝酒不成?”梅寒月早被上官远的豪爽之气感染,

早以没之前那般拘束,继续逗上官远,说道。上官远又一阵爽郎的笑声,答道:“哈哈,真是该打。

来,来,来,三人同饮。”说完,也抛了一壶酒给梅寒月。梅,周,上官三人一齐喝了,相互对视而

笑,气氛十分融洽。

“嘿嘿,护送皇镖乃是一等一的大事,喝酒误事,你该引以为戒才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洞中,

声音虽沉,但洞中众人听了,确觉得胸口似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十分难受,显然是在声音中加入

了自己的内力。周,梅,上官三人均感到对方来头不小,不可轻敌,周围的官兵也都起身,各自捏紧

了自己的军刀。上官远厉声问道:“是谁?!”低沉之声并未直接答话,只听得哒哒的脚步声,一个

怪客徐徐走入洞中,批着一身丝绸红袍,只露出半边脸来,脸上一道深深的疤痕,下巴处浓密的络腮

胡子。黑漆漆的丝绸红袍帽内,露出两个精光闪亮的眸子,无形中透着一股强烈的杀气和慑人心魄的

霸气,显然是功力深厚的高手。红袍怪人提气运力,徐徐说道:“今儿老子心情不坏,不想多伤人

命,乖乖把镖车里的皇镖交出来,老子就留你们一命。”声音一传出,洞内各人心脏象被人用手捏碎

一般,疼痛难当,十分难受。“好强的内力!”周,梅,上官三人运力抵抗,不禁心中感叹道。

看来一场恶战再所难免,上官远一路运镖,早已看惯中途的劫镖之人,提起红缨枪,正色道:“你

既知我们护的是皇镖,我就不必多费唇舌了。就让我们瞧瞧你有多大能耐。众兄弟!”洞中官兵见上

官远提枪,早已知道意思,齐声答道:“是!”各自做好迎战准备。

“嘿嘿”红袍怪人一阵冷笑,说道:“一个蠢官加上七个小兵,也想和我‘刹刃’高戚较量。也罢,

郸老鬼给了我一堆没用的鸟符,先来点乐子倒也无妨。”说完,从怀中取出七张画着奇怪咒符的符

纸,口中念叨了几句,便把符纸洒落下去。符纸落地,腾起一阵黑色烟雾,烟雾散去,窜出七只骷髅

兵,其中三只头骨发黑,绑着红色绷带,手持镰刀,另外四只穿着绿色盔甲,持着军刀,模样甚是恐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怖。护镖的士兵见了,均觉有些呕,看到一堆堆白骨又重新屹立,心中确不是滋味。上官远也倒吸

了一口冷气,虽然他曾听闻最近妖物横行,但自己终究没有亲眼见过,这次亲眼见到,十分惊异,说

道“……这是!”

“幽冥召鬼符。这家伙是鬼道中人……怪不得我刚才就闻到一股死人臭味。”梅寒月接道,目光严

峻,死死的盯着红袍怪人。“此事当真?”周行问道。他虽知鬼道中人能操控死尸,却也未曾亲见

过,不免这么问了一句。

“嗯,这些骷髅不是寻常的骨架,都是从幽冥地府召唤过来的鬼兵,身体十分坚硬,一般刀剑伤不到

他们分毫,而且力道十分霸道,你们需得留意一些,要消灭它们只要让它们骨架散裂即可。”梅寒月

答道。

高戚冷笑道“小姑娘懂得的倒不少,看来也是我道中人。不过若你们胆敢插手此事,我一样送你们上

路。”

周行抽出龙形剑,捏了剑诀,正色道:“瞧阁下模样显非善类,又图谋劫夺皇镖,就算上官兄不需

在下助阵,在下也不能坐视不管。”行日周行在独孤门就随应奉仁除妖卫道,这本就是他的分内之

事,再说自己随师傅下山,也是为了调查近日妖物横行的原因,今日此人能操控鬼兵,又来历不明,

想必与妖物横行有些联系,再说为了朋友行侠仗义,也是他个性使然,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管。上官远

听了,心中十分感激,说道“周少侠,你这个兄弟我上官远交定了!不过这家伙狂吹大气,显是有点

斤两,咱们先解决了他再谈余事。”

“正是!”周行应道。高戚听了,狂笑道:“有意思,等你们先过了我的死兵阵,我再亲自上场

奉陪。给我杀!”说罢,把手一挥,七个骷髅兵随即冲了过来。周行这时想到了梅寒月,回首望着

梅寒月说道:“梅姑娘,实在抱歉,把你牵扯进来了,对方乃妖魔之属,你可要多加小心。”也许周

剑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知觉中已把梅寒月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梅寒月答道:“沧崖门虽

是鬼道门派,但似他这样滥用鬼道之术之徒,也为我沧崖门不齿,这事我帮定上官大哥了。你自己也

小心一些!”

上官远早已耐不住性子,举枪长挑,向骷髅兵杀去,而官兵们也和骷髅兵战成了一团,周行横剑

挡住一镰刀骷髅的镰刀,也战了开来,而梅寒月则左突右躲,伺机而动,准备释放“离火决”。一

旁的高戚站在原地,时时的冷笑几声,在旁观战。

若在行时,碰到些寻常强盗,这些皇城运镖的官兵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而这些骷髅兵并不普

通,虽然只是骨架,但都坚硬无比,一般刀剑根本伤不到他们分毫,而且一个个力大无比,一刀噼下

来,这些行日的运镖官兵根本招架不住。战得不到半刻,官兵死伤过半,而骷髅兵却丝毫未损。随着

“啊啊”得惨叫声,与上官远一起担任运镖任务的七个官兵们全都被骷髅鬼兵砍成两截,全军覆没,

上官远看着一个个行日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在自己眼前倒下,心中悲愤不已,“混蛋!看我回风

枪。”上官远一声怒吼,架开与自己僵持的一个刀兵骷髅,纵身跃起,右手紧握枪身,运足内力,

“给我纳命来!”上官远怒气冲冠,右手的红缨枪朝着骷髅刀兵勐刺,只见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且力

道越来越大,如同有千万把枪同时刺向骷髅兵一般,渐渐的,枪身已经完全看不见,只觉得一股巨大

的枪风卷的山洞内飞沙走石。顷刻间骷髅刀兵被刺成了碎粉。

好枪法!好强的气势!周行十分惊喜,自己从未看过如此霸道而凌厉的枪法,当真举世无双。高戚

轻轻哼了一声,想不到这蠢官还有点身手,不过可伤不了我。剩下的六个骷髅兵并未被上官远的枪法吓

倒,因为他们并无感情,更无从说惊恐了,它们杀光了运镖的官兵,便围了上来,把上官远,周行,

梅寒月团团围住。周行和梅寒月都被上官远的怒气感染,见到这么多无辜官兵被杀,心中也十分不

快,不想与这些鬼兵纠缠下去,所谓擒贼擒王,拿下高戚才是最重要的。

周行经过几日的休养,右臂上的伤口已无大碍,架开“日轮剑”,一圈绕一圈,剑身发红,朝

着自己身前的两个镰刀骷髅兵杀去,剑圈环绕,周行周身如同一个升起了一个太阳,炙热无比,让人

不可近身,骷髅兵的镰刀攻来,都被剑圈削成两截,陡然间剑圈中数百道剑光刺出,如同繁星点点,瞬

间骷髅镰刀兵也被刺的粉碎。这“日轮剑”既可攻亦可守,是“天烈五剑”中最厚实的一招,可以配

合独孤剑法的其他剑招,可以说只要自己使用这招没有羁绊,那招数便可随着使剑之人随意变换。上次

在杀魔魁时用过一次,而这独孤剑法周行从小就在应奉仁的教导下终日苦练,加之天资聪颖,周行

的剑法造诣只能用突飞勐进来形容,只是这剑匣之气确是需要长年积累的,因此虽然剑法高超,但论得

剑气内力确比应奉仁还差的一些。不过门内学得会独孤门无上剑法“天烈五剑”的目前也只有周行一

人。就连应奉仁本人,也只把握住“天烈五剑”中的三剑而已。而周行已经把“天烈五剑”五个剑招

全部练到精熟,至于最高剑招“无我无剑”亦是把握得十分到位。因此十分受应奉仁的喜爱,也广受天

玄门众弟子的敬爱。“咦!?”高戚本来冷眼旁观,见了周行的剑法架势,不禁十分惊讶,独孤剑法

自己见得多了,但这小子使用的独孤剑法一招一式之间都透露出一股霸气和一种特有的味道,倒是似曾

相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高戚心中充满了疑惑。

梅寒月,上官远第一次看周行使用独孤门的绝学“天烈五剑”,早已被这华丽而自然的剑招迷上了,

而梅寒月心中对周行更是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原来这周公子的剑招已经如此高超,当日还担心敌不

过高世津,看来真是我多虑了。梅寒月心中突的有股暖流流遍全身。上官远哈哈大笑道:“周兄弟好剑

法,当真让我上官远看得如醉如痴,那繁星般的剑光就如我这回风枪一般,哈哈,痛快!这些骨头小杂

碎我们先灭了,等下找那高戚算账!”边说边施开回风枪,又刺碎了两个攻来的骷髅刀兵。就在此时,

一镰刀骷髅从上官远身后袭来,只见一道凌厉的刀影从上官远头上噼砍下来,若不躲避,便会分成两

截,周行见了,喊了声:“上官兄,身后!”并运气一招无方飞剑,顺势把龙形剑飞刺出去,上官远

亦感到身后杀气,应了一声,运了运气,转身长枪横扫,枪,剑同时朝骷髅镰刀兵攻去,只听得咯吱之

声,龙形剑从骷髅兵胸口横穿而过,深深的插入地中,而长枪则将骷髅兵从腰骨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大奉打更人 峡谷正能量 异能小神农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南宋第一卧底 神魔之上 最强狂婿 农门长姐有空间 前方高能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相关推荐:
武林高手混都市诸天最牛师叔祖重生之低调富翁我抽到了一颗星球开局十倍攻速吕布重生:崩坏的汉末世界异界争霸:召唤汉末群英崇祯慑寰宇,不用黑科技未生我在废土造装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