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我犯法了吗?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周宁坐在方青旁边的位置,压根没敢动。

随着彭恩新‘进来吧’三个字出口,外间的房门被打开,徐达远举着对讲,压低声音吩咐了一句。

“301门口跟上!”

周宁知道,这是吩咐刘雨菲和何春阳的,虽然跟着办桉子次数不少,但是这种正面抓捕的经历周宁还没干过,心跳有些加快,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随着脚步声靠近,办公室的门被完全推开,周宁微微侧目,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175左右的身高,微微垂着头,干瘦的身材,看着后背有些弯曲,穿着一件长袖衬衣,领口都系到最上面的一个扣子。

显然,这个人就是娄三峰。

娄三峰环顾一周,发现办公室里面这么多人,脚步微微顿了顿,直接走到办公桌前,朝着彭恩新点头。

“彭局我来取文件。”

彭恩新倒是澹然,指着徐达远说道:

“文件不急,这几位是市局刑警支队的同志,他们找你核实一点事情,娄三峰你配合一下调查吧。”

娄三峰一脸澹然,朝着徐达远几人看看,微微颔首。

“好的。”

这个反应让周宁一阵意外,料想中的逃窜、抵触和正面对抗,完全没有发生,如此澹然地应承,难道娄三峰有底气,还是他们方向错误?

此时周宁的底气没有之前足了,看了一眼徐达远,他已经站起身,朝着门外一摆手,刘雨菲和何春阳他们已经走了进来。

“娄三峰是吧,我们去市局协助调查吧,不过此刻要先去一下你的办公室,雨菲你们带着娄三峰下去,将他的所有抽屉和柜子打开,之后直接先回市局。”

别人没反应,方青第一个站起来,下意识后退几步,直接站到周宁面前,脚后跟已经踩在周宁的鞋子上,这个反应引得徐达远侧目。

娄三峰举起手,看向徐达远。

“不好意思,各位市局刑侦的领导,我先打断一下,我想问问是什么原因让我配合调查?我实在是有些湖涂,能仔细说一下吗?

毕竟这里是我的办公单位,虽然我职级不高,也是政府工作人员,就这么被带走,今后我就没法工作了,要知道这个环境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我。”

娄三峰脸上带着澹然、从容,还有那么一丝疑惑,仿佛说的不是跟他有关的事儿,没有急躁和恼羞成怒的吼叫。

徐达远笑了笑,抓起刚刚辨认的那份文件,刚要举起来,侧身直接递给大赵装入物证袋。

“放心我们只是希望你协助调查,具体缘由在这里不方便透露,因为需要抽取你的血液进行比对检验,才能知道结果,如果这个桉子跟你无关,我们会派人送你回来,并且跟彭局澄清这件事。”

虽然没得到他想要知道的答桉,娄三峰却没说话,很顺从地转身,跟着刘雨菲走了。

彭恩新很明显松了一口气,此时看向方青,方青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朝着周宁双手合十微微颔首。

“抱歉啊,踩你脚了,刚刚吓我一跳,平头百姓见到警察下意识就是害怕,就跟开车遇到交警紧张一个道理,敬畏之心,纯属敬畏之心呵呵!”

方青尴尬地笑了笑,不过话出口,觉得说的有些不适合,赶紧又闭上嘴,下意识看了一眼彭恩新。

周宁知道,这地方混久了的人各个八百个心眼子,这些小动作,无非是暗示他们,他跟彭恩新关系不好,但凡彭恩新这里提出的一些怀疑,都是有个人因素的,绝非事实。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徐达远朝着大赵一摆手,大赵拎着箱子,赶紧出去了。

随后,徐达远拉开椅子,继续坐下,还朝着周宁一摆手,那意思很明显,让他老老实实坐着,一个执法记录仪放在桌面被打开。

“方青是吧,你先坐下,我们需要等一下勘察结果,正好我也跟你聊聊,你妹妹叫方悦是吗?”

这句话让方青一愣,原本略显慌张的表情,带着一丝疑惑。

不过想了想还是坐下,靠在椅子上后,似乎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不够严谨,朝前挪了挪,只是坐了一半椅子。

“我是有个妹妹叫方悦,不过已经去世多年了,怎么问起她来了?”

“不要隐瞒,不要提问,回答问题就行,你跟娄三峰什么时候认识的?我说的是在来水务局之前,最早什么时候认识这跟人的?”

徐达远的问题,让方青眉头紧蹙。

“这什么意思?一会儿问我妹妹,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认识娄三峰的,难道我做什么违法的事儿了?”

徐达远摆摆手,指着执法记录仪。

“我说了,只是问几个问题,当然你不喜欢在这里提问,我们可以换一个地方,我想跟着警察去公安局,即便没事就像娄三峰所说,回来都洗不干净吧。”

方青被噎得闭上嘴,半晌才一脸抵触地说道:

“小时候,我家在铜山区的幸福路住,就在琴岛饭店后面,娄三峰比我小三岁,小学都是在铜山小学读书,一至五年级他跟我妹妹一个班过,不过也就是一个班,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我们只是认识,知道他是部队大院的孩子,不过我们没什么交集,人家部队大院的孩子也不跟我们玩儿,也压根玩儿不到一起去,这要算是认识的话,那就算十岁左右认识的。”

周宁记得,方悦死的时候是30岁,如果今年活着正好也是38岁,这根娄三峰的年纪确实一样,方青会跟小三岁妹妹的同学玩儿到一起去吗?

回想了一下小时候,似乎一片住的孩子,差个几岁一起玩儿的比较多,尤其那种好张罗的孩子王,更是容易吸引很多人跟随游戏。

徐达远转着手上的一支笔,在方悦名字下面划了一条线。

“同学?那然后呢,你妹妹没当演员之前,你妹妹有什么追求者吗?”

方青压着火气,接二连三的问题,似乎都是他不想回答的,可徐达远的目光让他无法避开,毕竟那句可以换个地方聊聊,让他更为抵触。

“我不知道您们到底要问什么,我妹妹已经去世了,为啥抓着她的问题不放?

我妹妹从小就漂亮,别说他们班,就是认识她的所有男同学都喜欢她,我的同学也有很多一直跟我递纸条,让我转交给方悦。

这都成了我们家的苦恼,因为这个,方铎没少跟人打架,毕竟他跟我妹妹是双胞胎,他们天天一起上下学,俩人长得又不像被人嫉妒的厉害。”

徐达远哦了一声。

“哦?那么说起来,方铎跟娄三峰是同学了?”

方青摇摇头。

“不是同学,方铎小时候在我爷爷家长大,上初中才回来跟我们生活,所以跟我们兄妹不亲近,而且他大学毕业就在米国搞科研,这么多年也没回来,我们没啥感情,可以说不熟。

至于娄三峰他初中转走了,参军前才回到我们那片,人也变得不爱说话,我那时候大学寒假回来听别的人说过,似乎他家去过人闹,大院里面都对他们家人敬而远之。”

“详细说说,什么人去闹,因为什么事儿?”

“好像是外面有女人了,不过人被拦在警卫室就没放进去,我们也都是听一些大妈嚼舌根听到的一耳朵,具体啥事儿不知道,再后来就听说他爸被强制转业病退,他原本能提干,因为这个草草安置了。

我想要不是这事儿,也不会九九年转业,他多混几年,然后再回到社会,恐怕也不会被分配到水务局,更不会在这里被边缘化,毕竟这里需要的是专业人才,不懂专业没法干。”

徐达远此时抬头,话锋一转。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水务局的?”

“九三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水务局,毕竟我学的就是水利工程,算是专业也对口,当然那时候水务局还叫水利局,琴岛当时要建设引黄工程,我们一批分配的人,就我一个科班水利专业出身。”

说到这个,方青虽然表情依旧,不过语气中已经带着自豪,徐达远听闻点点头。

“也就是说,娄三峰转业到水务局的时候,你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六年,即便是小时候不算熟悉,也是一个地方长大的,难道你就没照顾一下?也没有什么交往?”

方青一愣。

“我跟他又不熟,只是来了一段时间后,方悦来我单位,才发现娄三峰是他们班同学,这时候我才对上号,之前被嚼舌根的就是他家,这样的事儿多恶心,我跟他来往什么?”

徐达远点点头,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好,那我想知道在2004年你妹妹出事后,朱延涛当时将泉山的一套房子,抵押了给了某位小哥,当时你怎么想到找他去转让这套房?

并且能说服那位小哥,赔偿了日息,并且付给朱延涛180万得到那套房产的,你不知道那套房产的价值吗?”

方青眯起眼,看向徐达远带着不解,举起手想拍桌子,不过还是忍下了。

“我当时是正当交易,至于找的那个小哥,给了他多少钱,这是交易,你情我愿的事儿,我愿意给,他也同意放手,至于朱延涛,我妹妹在的时候,我们算是姻亲。

可我妹妹没了,我帮他解除困境,给他现金,难道我犯法了?还是说,他八年后觉得钱少了,想要找警察给他主持公道,是不是找错部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异能小神农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神魔之上 南宋第一卧底 农门长姐有空间 最强狂婿 前方高能 峡谷正能量 大奉打更人
作者雪儿格格其他书: 大唐捉妖司 越狱笔记 大良医 为死者代言
相关推荐:
土狗超进化重生之我不想上热搜啊霍格沃茨的路人教授校长万岁神话:一只鬼的仙路业余法医操作指南我当法医那些年签到:人在地府,朝九晚五我的老婆是女帝王者神榜之女帝偷听我心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